性爱大香蕉app在线播放观看

() 张弛喝着稀饭就着咸菜:“何叔,您一点都不怀念过去的生活?”脑子里仍然在想着芮芙给他看过的照片,何东来跟黄春晓见过面,他们是什么关系?

何东来道:“怀念并无任何意义,活在当下才是最现实的事情。”咬了口野蒜埋头扒拉完稀饭,转身又去盛了一碗。

张弛有些理解何东来了,他也不再询问,默默吃着早餐。

两人吃饭的时候,石室内的铃铛响了起来,何东来抬起头道:“有客来访。”

访客是曹诚光,曹诚光顶着一个大大的斗笠走了进来,身躯矮小有矮小的好处,一个斗笠就足以遮蔽身,走进石室,摘下斗笠道:“老何,饭很香啊……”他看到了坐在那里喝稀饭的张弛,不由得一愣:“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

张弛跟曹诚光打了声招呼。

曹诚光马上就明白过来,嘿嘿笑道:“是不是被基地赶出来了?年轻人,所以说做人要厚道啊!”

何东来道:“你也配提厚道这两个字?”

曹诚光满脸堆笑道:“老何,我在这里经营,一直就凭着诚信这两个字,不然谁还做我生意?”

何东来道:“东西带来了?”

曹诚光点了点头,将一个布袋子递给了何东来,何东来打开看了一眼,从衣兜里摸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灵石递给曹诚光。

曹诚光用放大镜研究了一下。

周末无聊自娱自乐的可爱小女生

张弛道:“你把刘三满弄到哪里去了?”

曹诚光嘿嘿笑着向张弛伸出手去。

张弛道:“什么意思?”

“我这人的原则就是从不白白付出,只要你出得起价钱,我什么都可以卖给你。”

张弛从兜里把那颗琥珀晶球拿了出来,他也没准备给曹诚光,只是想通过曹诚光来验证一下,这颗晶球的价值。

曹诚光看到那颗晶球小眼睛都直了:“蜂……了?你疯了,这不值钱的东西也拿出来滥竽充数?最多也就值10g灵石。”故意叹了口气道:“看在老何的面子上,我就勉强收下吧。”伸出小手去抓那颗琥珀晶球。

张弛却把手往上一抬,曹诚光急得跳了起来,只可惜身高太矮,跳起来还是够不着。

张弛笑眯眯道:“蒙我啊,您这演技也忒次了点,100g晶石……”

“成交!”曹诚光急火火道。

“我都不卖!”张弛这才慢吞吞说出后半句话。

看到曹诚光这只老狐狸被张弛玩得团团转,何东来微微一笑,他没说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曹诚光急了:“老何,你说句公道话,哪有这么耍人的?你开个价!”一双小眼镜死死盯住琥珀晶球,分明是志在必得。

张弛道:“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的价值,怎么开价啊?”

曹诚光道:“我也不蒙你,这东西叫蜂之晶,也算得上是一个稀罕物,只是稍小了一点,你留着也没什么用处,我给你500g灵石,这是我能开出的最高价。”他说话的时候不忘偷偷朝何东来使眼色,意思是让他别插话,以免坏了自己的生意。

张弛看曹诚光紧张的样子已经知道这东西价值非凡,别说500g灵石,恐怕5000g都不止,他在手中捻动了一下琥珀晶石道:“有句话你没说错,这东西我留着没用,可我也不能白白便宜你,灵石我也不需要,我问你几件事,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如果让我满意,我就把这颗东西送给你,你看如何?”

曹诚光一听这还不容易,好回答的问题我就回答,不好回答的我撒谎骗骗你就是,这小子毕竟年轻终究还是太嫩了。

张弛道:“问你问题之前,你先发个毒誓,如果你敢撒谎或者知道不说,那么……”

“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曹诚光也够狠。

张弛摇了摇头道:“没必要这么咒自己,你就说那个等你的小敏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就行。”

曹诚光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小子太特么毒了,小眼睛望着张弛的大黑脸,半天都没下定决心。

张弛道:“你不肯发?”

曹诚光摇了摇头道:“你我之间的事情何必伤及无辜,我曹诚光也是有原则的。”

张弛道:“好,我姑且信你一次,我也不让你发誓,你告诉我,刘三满是谁?又是谁对米小白下了悬赏令?还有那些被称为幽冥的人又是什么?”

曹诚光松了口气,他还以为多大难度呢。

“刘三满也是跟我们一样的流民,此人拥有拟态能力,也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这些你已经领教过了,那些被称为幽冥的人最早出现于第一次的基地爆炸,最早储存灵能的地方就在这里,因为灵气泄露这里发生了爆炸,基地损毁,负责看守基地的二百多人都在那场爆炸中失踪,我们都以为他们在那场爆炸中灰飞湮灭,可后来不断有人出现。”

何东来默默点燃了烟斗,盘膝坐在木床上抽起了烟。

张弛道:“他们也是基地的人?”

曹诚光道:“确切地说他们已经不能够被称为人,没有过去的记忆,没有感情,不过他们很少会主动攻击人类,这么多年一直和基地相安无事。反正也不用担心他们离开,离开这里的环境到了外面他们连一秒钟都存活不了,我们就称他们为幽冥。”

张弛道:“未必吧,我在外面就见到过。”

曹诚光像听到一个笑话一样大笑起来:“怎么可能?”

张弛并不想跟他争辩这个问题:“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对米小白下了悬赏令?”

曹诚光道:“不知道,我们也很奇怪,这些幽冥就像是孤魂野鬼,但是他们很少攻击人类,我问过刘三满,刘三满也不清楚,我保证我说得都是真的。”他把手伸出去。

何东来道:“你怎么不说铁山的事情?”

曹诚光脸色一变,何东来居然当面戳穿他的谎言。

何东来道:“刘三满一定是从铁山那里得到了悬赏令。”

曹诚光尴尬道:“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应该是铁山,我刚刚忘记了,现在可以把这颗东西给我了。”

何东来道:“你怎么不告诉张弛,这颗叫蜂皇晶?如果是你,就算有人用一千克灵石你都不会换吧?”

曹诚光怒视何东来,敢怒不敢言。

何东来道:“这些事情,本来就算不上什么秘密,曹诚光你何必哄骗一个年轻人?你也买不起这颗东西,放眼整个天坑,有实力买下这颗蜂皇晶的,除了基地就只有铁山。”

曹诚光点了点头:“老何,原来你也看上了这颗东西,怪不得坏我的事情。”

何东来道:“你还是走吧。”

曹诚光转过身去,已经是咬牙切齿。

何东来道:“你出去最好不要提这里的事情,否则我饶不了你。”

曹诚光离去之后,何东来向张弛道:“曹诚光为人狡黠多变,他一定会把蜂皇晶的事情告诉他人。”

张弛道:“这东西果真如此珍贵?”

何东来道:“对你没什么用处,可是对能够吸收灵气的超能者作用就大了,这样的蜂皇晶可以将自身的灵压值至少提升一倍。”

张大仙人这才知道为何曹诚光会对这颗蜂皇晶如此渴求,灵压值翻倍就意味着能够吸取更多的灵气,如果落在一个本身实力就强劲的超能者手中,其能力的提升非常可怖。

张弛道:“何叔,我将这颗蜂皇晶送给你了。”

何东来笑道:“心意我领了,我不需要。”他起身道:“走吧,我送你去基地。”他对曹诚光的人品极不信任,张弛如果继续呆在自己这里肯定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何东来并非怕事,只是不想张弛有什么闪失,张弛也不想给他增加麻烦。

何东来将自己的雨衣给了张弛,又找出另外一件更为破烂的雨衣穿上,张弛也没跟何东来客气,面对一个以诚相待的人,过多的客套反而显得虚伪。张弛道:“恐怕基地还是不会让我进门。”

何东来道:“去了再说,他们没必要总是为难一个学生。”

两人冒雨离开,昨天过来的时候是夜晚,张弛没有看清来路,今天跟着何东来回去,方才发现他们基本上都贴着崖壁行走,狭窄的时候需要侧身通行,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山崖,因为落雨的缘故,一股股的水流贴着上方的崖壁流淌下来,许多地方汇集成大大小小的瀑布。

张弛想起了一个问题,天坑明明在戈壁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雨水?问过何东来才知道,下雨的地方仅限于天坑,周围戈壁常年都不会有下雨的现象,看来这里局部的天气也因为天坑内灵气的泄漏而产生了变化。

何东来对天坑的内部环境非常熟悉,带领张弛没多久就来到了昨晚避雨的地方,现在雨势小了许多,站在这里已经能够看到基地,何东来指了指基地的方向道:“接下来的路程你自己过去吧,我不想跟这些人见面。”

张弛点了点头道:“谢谢何叔。”他心中还是没底,毕竟今天还是昨天的那幅模样,这样走过去仍然未必能够通过验证,在巨岩下脱下雨衣还给了何东来。

何东来道:“等等!”他递给张弛一块香皂大小软绵绵的白色凝胶,捏起来有些粘手。

“什么?”

何东来道:“?鱼胶,吸附能力很强,可以帮你把脸擦干净。”

张弛按照他的指引,拿着?鱼胶在脸上搓了搓,洁白的?鱼胶因为吸取了脸上的墨汁而变得漆黑,等到完变黑之后浸泡在水坑里面,不一会儿颜色尽褪,?鱼胶恢复了洁白,重复了两遍之后,张弛的脸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的肤色。

何东来笑道:“蛮英俊的小伙子,去吧!”

张弛将?鱼胶还给何东来,

何东来让他留下,这东西在天坑也算不上什么稀罕物。

张弛道:“何叔,后会有期。”

何东来朝他挥了挥手,目送张弛来到基地的大门前方才转身离去。

张弛来到基地大门前,雨已经完停了。

这次负责验证的还是薛弘光,看到张弛今天换了个造型,一场夜雨居然将这货成功洗白。

薛弘光还是按照规定让他先行认证,这次极其顺利,恢复了正常肤色的张弛一次认证成功。

薛弘光一边检查着他的证件一边道:“张弛同学,你来晚了!已经错过了规定的报到时间。”任何单位都不缺这种拿着制度当尚方宝剑的人。

“怪我喽?”张大仙人听他这么说话就气不打一处来,昨天可是你把老子给拒之门外的,现在还有脸说这种话。

薛弘光道:“进去吧,至于如何处理你,要看学院方面的意思。”

张弛心里把薛弘光的亲大爷悄悄问候了一下,然后背着行囊大摇大摆走近了基地。

基地的训练场上,九名见习生正背着手站得笔直正在接受教官的训话,看到张弛挺胸迈步旁若无人地进入基地,白小米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暗骂张弛什么时候都不忘装逼,走路横得跟螃蟹似的。

马达乐了,咧着嘴朝张弛看,拼命朝张弛挤眼睛,算是打招呼,可张弛根本没往他们这边看。

黑脸教官怒道:“马达!”

马达吓得一哆嗦,赶紧站好了。

张弛这时候才朝他们挥了挥手:“同志们好!”没人敢搭理他。

张弛感觉挺没劲的,有点后悔进来了,看着跟军训差不多,早知道这么枯燥乏味还不如留在外面潇洒快活。他先去了王向阳的办公室,敲了敲房门,得到允许后进入了办公室。

王向阳坐在办公桌前练毛笔字呢,张大仙人扫了一眼,这手毛笔字写得可真臭。

王向阳继续抄写着心经,脸都没抬:“张弛同学,你怎么来这么晚?知不知道报到时间已经截止了?”

张弛把背囊扔在地上:“王老师,您不知道原因啊?”这货心里充满了负面情绪,识别系统出毛病也赖我喽?

王向阳道:“学院在见习生报到的问题上是有严格规定的,你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报到,就是没有完成任务,就是不合格。”

张弛没好气道:“既然我不合格,麻烦您把我给送回去,我也不想死乞白赖地留在这鬼地方。”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