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停靠adc影院

米米倾身靠近祁少瑾。

她今天穿了一件低胸裙,性感又暴露。

祁少瑾当即愠恼,眼底一片厌恶。

就在祁少瑾开口要骂一个“滚”字的时候,米米低声开口了。

“现在整个世界,都知道祁少得了绝症的事!闹得这么大,人尽皆知,在大家感叹天妒英才的同时,也都惋惜显赫一时的祁氏集团后继无人。”

祁少瑾浓黑的眉宇,渐渐收紧起来,不知道米米到底想要说什么。

米米露出悲伤的眼神,又靠近了祁少瑾些许,垂落的长发几乎落在祁少瑾俊逸的面颊上。

祁少瑾不悦蹙眉,已然不耐烦。

“到底想说什么!快点说!”他可没有时间和米米浪费。

“祁少,我可以帮!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好。”米米伸出一根雪白纤长的手指。

“帮我?”祁少瑾更加迷惑了。

安可馨也很好奇地打量他们,虽然米米的声音很小,她还是可以听见。

清纯长腿美女天台唯美写真

“要帮我什么?又要我答应什么条件?”祁少瑾问,心下想着,难道米米已经知道他装病的事,想帮他解围?

若米米能有一个两其美的好办法,不妨听上一听。

米米哀怨垂下长长眼睫,一副很心疼祁少瑾,又很无奈的样子,“我想祁少也不希望,祁家就这么断了香火!”

祁少瑾依旧耐着性子听米米说下去,但心下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米米不会说出什么好听的话。

“且不说,祁氏集团的产业没人继承,总不能让一大显赫家族,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吧。”

安可馨也跟着着急,“米米,到底想说什么?”

“有话就快点说!别吞吞吐吐绕弯子!”祁少瑾喝了一声。

米米咬了一下嘴唇,一把抓住祁少瑾,目光热切,这才鼓起勇气,将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祁少,我可以帮生一个孩子!帮祁家延续香火!”

祁少瑾和安可馨都震惊了,谁也没想到,米米竟然会打这个主意。

米米赶紧趁势,将想说的话,部一鼓作气说出来。

“我什么都不要,也不要求得到祁氏集团的产业!只望祁少能不要委屈了孩子,给我们母子留下一笔能够度过余生的财产。”

“我可以为祁少做出一辈子不再嫁人的牺牲!只愿在祁少弥留世界的最后日子里,为祁家延续香火!”

祁少瑾绷紧的俊脸,隐隐抽搐起来,随即唇角都跟着哆嗦。

他紧抿的薄唇内,颤抖挤出一个字。

“滚……”

随即招待米米的便是,祁少瑾丢出来的枕头。

米米被打痛,连连后退,依旧急切地喊着,“我是认真的!并且无怨无悔!我希望这是能为祁少最后做的一些事!”

祁少瑾又抓起桌上的杯子,狠狠砸向米米。

安可馨赶紧拽了米米一把,这才险险躲开,“米米!疯了!快点跟我出去!”

“滚———”

祁少瑾愤怒咆哮。

安可馨连拖带拽地将米米拉出病房。

米米还在对里面的祁少瑾大声喊着,“祁少,可以好好考虑考虑!眼下能为做出这种牺牲的女人,也只有我了!”

“我知道,不会同意!但是为了祁氏集团,为了祁家的将来,祁少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病房里又传来祁少瑾的一声咆哮。

“给我滚———”

安可馨赶紧拽着米米去走廊的一头,“米米!疯了!怎么会动这样的心思!当他是什么人?当自己是什么了?”

“可馨,这是我深思熟虑后想出来的办法!难道希望,哥哥死后,连个骨血都没留下吗?”

“我看是昨晚看电视剧,看到人家蹲大牢,家里给找个女人去大牢延续香火,生了脑子坏掉的灵感了!”安可馨瞪着米米,“就算祁少瑾要死了,认为他会随便找个女人给自己生孩子吗?”

“米米,清醒一点吧,别做梦了!祁少瑾就是一块冥顽不灵的石头,不是三言两语,就上的当的!”

“我没有希望得到什么!我只是希望,能给他生个孩子,让他在这个世上不留遗憾!”米米还是觉得自己的观点很正确,并且没有什么不妥。

安可馨依旧拽着米米,生怕一松手,米米又跑去找祁少瑾。

“米米,别以为我不知道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就算不要祁氏集团什么!等真的有了孩子,李梦涵即便得到祁氏集团的部财产,总不能看着祁少瑾亲生骨血什么都没留下!”

“在打母凭子贵的主意对不对?如这种家族产业,公司里往往会有很多忠心又专一的老股东,他们也会拥护祁少瑾的孩子!”

“说到底,在打祁氏集团财产的主意!”

米米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被安可馨这般轻易看透,软下声音,“可馨,我也是为了他着想啊!李梦涵只是他的未婚妻,又不能给他生个孩子。”

“李梦涵的身体状况,大家都知道,近几年是不可能要孩子的!祁少的情况,还能等李梦涵几年吗?就算祁少能等,李梦涵之前有吸毒史,身体即便恢复健康可以要孩子了,还是会有更高几率生出一个不健康的孩子。”

“可馨,与其冒那么多危险和不可能,不如有个健康的女人,为他生个孩子,也算延续了祁家的香火。”

米米接着又道。

“可馨,他毕竟是的亲哥哥,难道希望他死后连个孩子都没留下?”

“祁家的香火,与我没有半点关系!!”安可馨憎恨地喊起来。

她恨透了“祁”这个姓氏,也恨透了祁远治,才会因此一直不原谅祁少瑾,不与祁少瑾这个哥哥相认。

“我不会同意这么做!最好安分一点!”

“可馨……”米米声音哽咽起来,双眸噙泪,十分的楚楚可怜,“我得罪了席家,若我不能强大自己,难道要保护我一辈子吗?”

“可馨……还能保护我多久呢?”

米米的话,触动了安可馨的心弦。

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也知道自己一旦死了,那么陆羿辰不会再管米米分毫。

不管对米米的感情是友情更多,还是因为愧疚更多,这都是一幢伤心事。

安可馨缓缓垂下眼眸,掩盖住眼底的惭愧,“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让打这个歪主意!最好趁早打消!祁少瑾也不是,任由耍小聪明不会看穿的人!不会如愿的!”

“李梦涵根本配不上他!现在他得了绝症了,他要将部的家业都留给那个女人!凭什么啊!就因为他很爱她?可她到底能为他做什么?”米米哭着嗓子喊起来。

“李梦涵什么都为他做不了!连最起码,给他生个孩子,延续香火都做不到!不过是有一张和顾若熙类似的脸!我也可以去整容,整成和顾若熙相似的模样!”

米米捂着自己的心口,“如果他是因为那张脸,才对李梦涵动心的话,我也可以做到!”

“所以眼红了!觉得,那个能给自己未婚妻留下部家财的男人,应该属于!米米,太贪心了!”安可馨呵斥道。

“我不是贪心!而是我真的愿意付出,为他做一切!”米米依旧执迷不悟。

“说什么付出,终究还不是为了自己的目的!”

“付出就要有所收获,这也错了吗?”

“米米,就算祁少瑾因为李梦涵一张脸,才会爱上李梦涵,那也是李梦涵和他的缘分,不要在他们之间再插一脚了!”

“我不服!我不甘心!”米米仍旧坚持。

安可馨懒得再搭理米米,转身要走,就发现李梦涵提着东西,站在不远处。

从李梦涵泛白的脸色,也知道她们说的话,李梦涵都听见了。

“梦涵……”安可馨呼唤了一声。

李梦涵对安可馨笑笑,“可馨来了!怎么没有进去?”

“我我……我已经进去过了。”

李梦涵还是笑得很到位,“少瑾一定很高兴,能来看望他。”

安可馨很尴尬,点了点头,“是是,是啊……不过,我要走了。”

李梦涵没有挽留,和安可馨道别。

米米走过李梦涵身边时,敌意满满的目光,好像淬毒的利刃。

李梦涵没有理会,微垂着眼睑,默默承受着,心口却在一阵阵泛痛。

就在米米与李梦涵擦肩而过之际,李梦涵轻声开口了。

“我确实没有什么好,也配不上他!但他就是爱上了我,而不是爱上旁人。”

米米离去的脚步,猛然定住,目光愈加妒恨地瞪着李梦涵,“他只是鬼迷心窍了而已。”

“不管是鬼迷心窍,还是图个慰籍,我都已决定,会一直陪着他,不再退缩!”

李梦涵抬起目光,毫不畏惧地迎上米米的视线。

米米唇角嚅动了一下,贝齿内挤出低狠的一句话,“是看上祁少给留下的千亿财产了吧。”

“那是!”李梦涵嗤冷一笑,“不过,可能要失望了,就算他不将家产留给我,我也会让他部捐献给希望工程,绝对不馈赠外人一分一厘。”

米米娇躯颤抖的厉害,正要发难,李梦涵笑着又说。

“少瑾还在等我陪他吃午饭,我先走了!”

米米瞪着李梦涵的背影,一阵咬牙切齿,“李梦涵,祁家的东西,凭什么部留给!我绝对不会让得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