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app能约吗

.630shu.co,最快更新天价宠儿:天价宠儿:霸道总裁宠妻记最新章节!

殷梓瑜换好陆千琪为她亲自准备的水蓝色长裙,长发在脑后随意绾了个发髻,站在镜子前照了照,没发现什么不妥,这才出门了。

她也不知道陆千琪在搞什么名堂。

忽然给她打电话说,晚上一起出去吃饭,还派人送来这条裙子。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出去一起吃饭了。

殷梓瑜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刚要上车,耳边传来一声呼唤。

“嫂子,要出门吗?这么晚了,不在家里吃饭吗?”

陆唯惜从外面回来,见殷梓瑜要出门,笑着走过来打招呼。

殷梓瑜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每次见陆唯惜对自己笑得那么温和亲近,总是下意识想要逃避。

她握紧拉开着的车门,笑着点点头,便上了车。

陆唯惜对她挥挥手,“嫂子,再见。”

身材火辣女孩运动装活力写真

殷梓瑜坐在车里,抓紧手里的手包,问前面开车的林平。

“林平,觉不觉得……”

林平浅笑了一下,“大小姐自从见了双胞胎妹妹,确实好像活过来了。”

“血缘是个好东西,可以疗伤。”

林平是陆千琪的贴身助理,人很聪明,一向一点即透,这也是陆千琪重用林平的最主要原因。

殷梓瑜没说话,默默地看向车窗外的风景。

快到餐厅的时候,林平又道。

“少奶奶,少爷看着冷酷,其实是个很重感情的人!不管友情,还是亲情,对少奶奶的感情,都很看重。”

“少爷今天拒绝了一个很重要的商业晚宴,他说很久没有陪少奶奶,今天想送少奶奶一件礼物。”

殷梓瑜抬眸,蓝色的眸子里微微起了一层波澜。

还以为林平会有后话,他却只是对着后视镜笑了笑,道。

“少奶奶,到了。”

车子稳稳停下,林平亲自开车,搀扶殷梓瑜下车。

殷梓瑜站稳后,看了林平一眼,丢给林平一句话,转身走向餐厅。

“谢谢的提醒。”

殷梓瑜已经听出来林平话里话外的意思。

陆千琪对陆唯惜的看重不仅仅是兄妹情那么简单,还有母亲顾若熙对曾经失去的那个女儿的愧疚之情。

母亲顾若熙将唯惜当成一种寄托,而这种感情会导致,陆千琪不会再去追究陆唯惜亲生双胞胎妹妹方婉萱所做那些恶事的责任。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他们失去的那个宝宝。

殷梓瑜心里有点不舒服。

那是他们的宝宝,第一个宝宝,马上就要出生了,就那样离开了他们。

身为亲生母亲才能切实感受,一条鲜活的生命,从自己的身体被活生生抽离的疼痛。

那么陆千琪呢?

因为对陆唯惜的兄妹情,担心陆唯惜会伤心难过,便将他们的宝宝也弃之不顾?

手下意识抚摸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心口里漫开一股酸涩的滋味。

以至于,看到布置得温馨浪漫的餐厅大厅,看到那个男人笔直的站在一片白色的玫瑰花海里,心中毫无悸动。

她慢慢走过去,蓝色的眸子,安静地望着陆千琪俊脸上绽放的笑容。

“笑笑,来了,喜欢吗?”

陆千琪笑着迎上来,牵起殷梓瑜的手。

“喜欢。”她淡淡一笑。

陆千琪看出来她笑容里的不够纯透,但还是笑着搀扶她坐下。

一顿饭下来,殷梓瑜的情绪都不太高,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怀孕的缘故,脑海里一直回放林平在车上对她说的话。

陆千琪重感情,所以对席关关,杜姿彤,陆唯惜,还有陆凝都那么偏护。

那么她殷梓瑜,在陆千琪的心里,还有他们的宝宝,到底排在第几位?

想到这些,她心情烦乱,没吃几口,便放下了刀叉。

陆千琪当然明白殷梓瑜的心思,但有些话,他说不出口。

依旧笑着,将一旁放着的精致盒子慢慢打开。

“笑笑,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我们结婚460天。”

“……”

殷梓瑜满脸黑线,“我只知道,有庆祝结婚周年纪念日的,从来没听说过,460天有什么好庆祝的。”

陆千琪忽然一本正经起来,“那是……”

他想了两秒,道。

“我想的意思!”

“我想?”

“对,460就是我想。”

殷梓瑜噗哧笑了,“天天见面,有什么好想的?”

陆千琪不高兴了,“天天见面怎么不能想?”

他打开盒子,从盒子里拿出一条白色的针织围巾,边缘点缀着红色的心形图案,看着干净又可爱。

殷梓瑜却在看到这条围巾的时候,满脸震惊。

“这围巾……”

陆千琪将围巾围在殷梓瑜白皙纤美的脖颈上。

“笑笑,因为一些原因,已经不允许这三条亲子围巾,围在我们原定的一家三口的脖子上。”

“但现在,我送给。”

陆千琪又拿起一条围在自己的脖子上,而在盒子里,还剩下一条小小的围巾,他搂着殷梓瑜,拿起那条小小的围巾,一手落在殷梓瑜隆起的小腹上。

“我们还是很幸运!等宝宝出生,我们亲自给他围上。”

“我想我们的宝宝,一定很喜欢。”

殷梓瑜顿时眼眶通红,握着那一条小小的围巾,眼泪流了下来。

她发生意外流产的时候,宝宝的围巾只织了一半。

而现在,这条宝宝围巾已经织好,只是剩下的那一半的针脚,看上去不太规整。

“这围巾……”殷梓瑜声音哽咽。

“我织的!”陆千琪道。

“织的?”殷梓瑜震惊蹙眉。

“我努力了,但还是没有织的平整。”

殷梓瑜无法想像,陆千琪一个大男人,拿着针打毛线的时候,会是一副什么画面。

会不会织了拆,拆了织?

忽然的感动,让殷梓瑜心里涨涨的,酸酸的,扑到陆千琪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

“千琪……”

她哭了。

“原来,还记得我们失去的那个宝宝。”

“当然记得,我们的宝宝我怎么会忘记。”

他搂紧怀里的殷梓瑜,有些话还是说不出口,只能深埋在心底里,一个人默默承受疼痛。

那是他们的宝宝,他对宝宝的爱,不亚于殷梓瑜对宝宝的爱。

他低头,亲吻了一下怀里的女人,拇指擦去她脸颊上的泪痕。

“笑笑,对不起。”

她震惊抬眸,噙着水雾的蓝色眸子,宛如蓝色的宝石。

“千琪?”

能从陆千琪的嘴里,听到“对不起”三个字,真的很难很难。

“笑笑,我是真的很爱。”陆千琪说着,低头吻上她柔软的唇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