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漫画有没有app

众人的视线瞬间部落在了开口的白瑾梨身上。

“是何人?为何不同意此种办法?”

“我也是一名大夫。这么说,自然是觉得这张药方并不能对症治好现在的疫情。”白瑾梨开口回答。

“不能治好?还没有经过尝试,就直接断定不能治好?这是在质疑神医谷的能力吗?”

“看年级不大,真的是大夫?我看倒像是胡乱跑出来的无知小儿,故意搅事的。”

“谁说年级小就不能当大夫了?那他们三个人不是也很年轻?”白瑾梨指了指被众位大夫围着的三人。

“我们乃是神医谷的人,从会说话开始就在学习医术了,算什么,怎么配跟我们比?”

半夏看着面前带了口罩背着药箱的白瑾梨一脸不屑。

“我倒是不知,鼎鼎大名的神医谷竟然也这么双标?们从会说话开始学习医术了又能如何?我打娘胎就开始学医术了。这么比,我比厉害。”

白瑾梨瞥了一眼半夏,淡淡的开口。

“!呵,狂妄小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闭着眼睛都能辨认所有药草,能吗。”半夏冷笑一声。

“半夏,不得无礼。”

清纯mm小唏儿可爱写真

杜若脸色十分不好看的呵斥了她一声,又看着白瑾梨语气温和的问道。

“这位小大夫,为何如此笃定这张药方不能对症?”

“这张药方只能对症瘟疫初期的病患,现在这里的病患明显已经到了感染中期,情况远远严重很多,这张药方药性不够,服用了也是没用。”

“切!哗众取宠!”被杜若接二连三的呵斥,半夏一脸的不开心。

如今看着白瑾梨的样子,也下意识的讨厌起她来。

“既然药性不够,加大剂量便是。”有大夫嘀咕了一句。

“既然说没用,那可知道其他有用的方法?”另外一个大夫问她。

“还没有具体研究病患情况,如何得知?”白瑾梨反问。

“既然都没有研究过病患,现在又这么确定的说神医谷的药方没有用,这个人怕不是故意过来捣乱的吧?”

“就是!看年纪轻轻,胡言乱语之言倒是顺口捻来。”

“……”

听着那一句句嘲讽的话,大火都想冲上去将那些人暴打一顿了。

但是被白瑾梨拦住了。

看着白瑾梨清澈如水的眼睛,还有她眉目之间的淡然,一直未曾开口的苏木突然说道。

“我觉得,还是先去看看病患们的情况吧。”

“嗯,二师弟所言极是。”杜若点头。

“对对,三位神医说的有道理,这边请。”那些大夫们连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大师兄,二师兄,带上这个。”半夏递给两人各一块药丸,又递了一方遮挡口鼻的丝绸制面巾。

两个人服用了药丸,又将面巾绑在脸上遮住口鼻,随后在那些人的带领下走向瘟疫病患们。

至于白瑾梨跟大火,则被这一群人完给忽略了。

临走之前,半夏还专门走在最后面,刻意的看了她一眼,一脸的得意。

“怎么样?被冷落了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还敢质疑我们神医谷?知道我们方才吃的那是什么吗?一辈子都想不出来。”

“那种东西,我不稀罕。”白瑾梨淡淡的开口。

无非就是跟她给大火二火吃的是同一种效果的药丸罢了。

她敢确定,自己的肯定比半夏的药丸效果好。

所以她是真的不稀罕。

“不稀罕?那可是我们神医谷的秘药回灵丸,万金难求。只要服用了他,便能防止被瘟疫传染。就,切,想都别想!”

冷哼一声,半夏转身就跟上了前面的几个人。

“陆大夫,属下这就过去把她绑了!”大火怒气冲冲的说道。

“绑了之后套了麻袋扔出去?”白瑾梨问。

“也这么想?没问题陆大夫!”

听到白瑾梨的话后,大火兴冲冲的就要过去动手。

原来,夫人也喜欢用这一招啊!

只可惜他还没走出去几步,就被拦住了。

“何必跟傻子争长短,走吧,我们先去看看。”白瑾梨开口。

“喔。”大火有些遗憾的点头跟上。

真正走到那些瘟疫病患的面前时,白瑾梨才感觉到了这场瘟疫的可怕。

感染被送到这里的瘟疫病患有数千人,那些人面色虚弱难看,一个个的或是躺着或者靠坐在一旁。

不时有呻吟声出现,还有人弯着身子在呕吐,有的人似乎高热严重,用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的,仍然在那瑟瑟发抖,空气中都是难闻的味道。

他们站在这里没多久,就有两个人相继死去,随后便是哭嚎声。

有个大夫喊了一句,接着就走进来两个用布遮住口鼻的官差十分熟练的将那死去的人放上担架往外面抬去。

“为何将这些人部安置在一起?他们需要隔离开来。”杜若微微皱眉开口。

这么多瘟疫病患放在一起,自然会加快传染速度,这才多久,就死去了好几个人了。

若是在不进行处理,只怕这里的所有人死亡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听到有人开口说话,那些人将视线看了过来。

一张张苍白虚弱的脸上,写满了对于求生的渴望,他们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微弱的期待和明亮。

只有在这种时候,人才会格外的期盼健康跟活着。

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亡,又仿佛能感知到自己的死亡预期,这似乎是一件特别残忍的事情。

“杜神医,实在是精力有限啊,况且他们都是感染了瘟疫的人,有何区别?”

“胡闹!”

杜若说完,在距离他最近的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身边蹲下,语气温和的开口。

“大娘,我是大夫,我帮他检查一下,行吗?”

“行,真是太好了!神医,您救救他吧。”那妇人瞬间一脸的欣喜。

“嗯。”杜若点头,随后捏着孩子的脉诊断了一下,又看了看他的舌头,面相,问了他的症状及基本情况。

开药,针灸,喂药,一番治疗之后,那孩子的精神状态果真好了很多。

“多谢神医!”妇人摸了摸孩子的头,果真已经不烫了,顿时激动的跪下感激他。

“杜神医,您这也太神奇了吧?真不愧是神医谷的人,好厉害。”

“是啊是啊,有了杜神医他们,这些人可都有救了。”

“……”

听着几个大夫的议论声,在场的所有病患们一个个脸上也都出现了难掩的希冀!

“现在言之过早。大家都行动起来,先将他们分开安置,这地方用醋跟艾草进行处理……”

“是。”

有了杜若方才的小露一手,其他大夫们瞬间将他当成了这里的领头人,听着他的吩咐安排外面的官差帮忙行动了起来。

“所有死去的瘟疫病患尸体不能直接掩埋,部焚烧。”苏木补充了这么一句。

“焚烧?这样不太好吧?”

“不行!我家当家的刚死,们就要烧了他,这怎么行?”人群中有人一脸抗拒的叫了起来。

“是啊,人都死了,竟然还要被烧了,们也太狠心了吧?”

“……”

“我同意。焚烧成灰后深埋,这样能避免瘟疫继续传散。死去的人已经安息,为了让们这些活着的人能好好活着,尸体必须焚烧。”杜若开口。

“行,听杜神医的。”

很快,在官差和大夫们的安排下,那些病患们被分成了很多组。

在场的每一位大夫都负责着百来个病患。

在场的环境跟病患经过处理后,情况果真比之前好了一些。

接下来,杜若又检查了几个人目前的情况,询问了目前大夫们针对这些病患的处理办法,随后重新开了药方,让人去煎药。

病患们被分开由各个大夫们分管之后,那些大夫们也暗中开始较劲。

他们在对比,谁分管的区域内病患死的人多。

谁分管的区域内,那些病患能被最快的治疗好。

巧合的是,白瑾梨被分管的区域旁边便是半夏分管的区域。

看着其他大夫都在忙着让那些病患喝药休息,而白瑾梨却折腾着她负责的区域内这些人换衣服洗澡,收拾个人卫生的时候,半夏忍不住开口讽刺。

“到底是不是大夫?我甚至怀疑连药材都不认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折腾这些有的没的?”

“关何事。”白瑾梨回了她一句。

“这人,怎么这般无理!我好心提醒,竟然如此不知好歹!”

“谢谢,不用。”

“这是草菅人命!混蛋!”半夏说完,气呼呼的跑去找杜若了。

她一定要让大师兄将这个讨厌的男人赶出去,真是看到他就生气。

白瑾梨懒得搭理她,继续按照自己的办法做着应该做的事情。

杜若所在的区域只跟半夏隔了一小段路,半夏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蹲在地上帮人施针。

半夏看着他施针救人的模样,一时间又是看的呆了。

她从小就喜欢大师兄,大师兄不仅天赋最好,一手针灸之术也十分高超。

长得又好看,气质温和,待人接物都很妥当,又是神医谷谷主最看重的弟子。

“半夏,何事?”

忙完手中的事情后,杜若开口。

“啊,大师兄,我有事情跟说。把我隔壁那个男人赶走吧,我怀疑他根本就不懂医术,让他在那治病,他肯定会治死所有人的。”

“他的那些病患,我来处理就行!”

“半夏,别胡闹。他不简单,好好负责的那些病患便是。”杜若开口。

那个年轻的男子是真的很让人看不懂。

他对药方那么敏感,对待他们神医谷的人时,也是一脸的淡然。

哪怕他使出了针灸之术救了人,那男子的眼底依然没有波澜,就好像这事很司空见惯,本该如此这般。

到底是他不懂医术装懂,还是他有足够的实力,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大师兄,这次怎么不帮我?若是他治死了所有的人,又该如何?”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