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下载的在线A视频

   凌阳一直留意周涵玲的动静,后来听说周涵玲去了港岛,是被顾家请去的,凌阳就立马猜到,周涵玲应该是被顾家请去救顾友明的吧。不由嘿嘿一笑,他倒要瞧瞧,戴了镣铐正在地狱里受刑的顾友明,周涵玲要如何施救,顺便摸清她在阴间的力量。

   只是还来不及行动,又有消息传来,泰山山神居然强闯地府,要带走汤建宏。

   凌阳得到消息后,只得赶往阴间。

   凌阳这个总督察在监察殿威仪赫赫,泰山山神,堂堂东岳大帝的老牌神仙,以他的身份地位,也实在拉不下脸来,对着一群小小鬼神以权压人。最后,只好找酆都大帝去了。

   酆都大帝尽管是阴间最高主宰,但涉及到元阳大护法的高徒,也不好动用他的权威。只好委婉地表示,派神职通知凌阳,私下解决便是。

   东岳大帝含颔同意。

   楚江王却觉得这是个整治凌阳给这小子上眼药的机会,居然二话不说,就让人亲自去监察展把汤建宏带出来,可以想象,监察殿自是不会同意。

   监察殿的理由是汤建宏在阳间数度暗害凌大人,若放此人回阳间,将来凌大人奖又会面临危险当中。

   监察殿的强硬,让东岳大帝有些意外,想他堂堂神仙,居然连地府小小的监察殿机构都不给面子,究竟是酆都大帝对地府掌控严格,还是监察殿当真铁面无私?抑惑是自己不再掌管阴间,就人走茶凉?

   不过,东岳大帝堂堂神仙,自是不会与监察殿一般计较的,汤建宏无理在先,他也没资格以权压人。反倒是以楚江王为首的四名鬼王气得一张鬼脸通红,大骂监察殿无法无天,连东岳大帝的面子都不给,这分明就是想与东岳大帝打擂台,并挑唆东岳大帝一会儿要给狠狠教训凌阳。

   秦广王等鬼王没有吭声,一方面,他们觉得,有元阳子撑腰,东岳大帝就算不满,也不会拿凌阳怎样。另一方面,凌阳这个小年轻,几年时间就把监察展经营得铁桶一枚,确实该好生整顿下了。

   东岳大帝面无表情,只淡淡地喝茶。

   温婉晓倩清新迷人

   凌阳去的时候,酆都大帝正在森罗殿里。

   这时候的森罗殿,也因为来了位至高身份的东岳大帝,大殿内越发鬼气森森,十大鬼王全都到齐,酆都大帝坐于最高位,东岳大帝坐在客座。东岳大帝身为五岳之首,他掌管各路诸神,早在数千年前,他才是阴曹地府真正的统治者,十殿阎王都要听命于他,有些人死了之后去过东岳大帝那才算真正在生死薄上登记了。

   后来,天庭认为东岳大帝在阳间香火太过旺盛,再这样下去,东岳大帝迟早要凌驾于众神之上,直接威胁到其他神仙的地位。后来,天庭对凡间神仙职务进行了统一的划分,就趁此机会,另派仙官任酆都大帝,把东岳大帝从审断凡间生死的职务中划了出来,只掌管泰山,辖五岳及天下群山。

   至此,东岳大帝与九幽地府就成了平级,权利缩小了大半的东岳大帝,也渐渐退出全人类的繁锁祭祀当中。

   当然,东岳大帝成名早,又因为是盘古第五代孙,无论身份地位,还是修为法力,都比酆都大帝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这回,东岳大帝亲临九幽地府,不止十殿阎王全体出动,就是酆都大帝也亲自相迎,不止是给东岳大帝脸面,也是因为东岳大帝那一身恐怖神力和盘古第五代孙子的身份。

   凌阳进入森罗殿,第一眼就瞧到了东岳大帝。

   凌阳撩袍朝酆都大帝磕头。

   “下官拜见酆都大帝。”

   平身后,凌阳又向鬼王们见礼:“下官给诸位王爷请安。”

   秦广王轻咳一声:“坤海,你来了,这位是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泰山山神,辖天下群山,乃天下众山神之首,赶紧来给东岳大帝磕头。”

   凌阳又撩袍,向东岳大帝磕了头,“凌阳见过上神。”

   上神是低阶神职对上古神仙的尊称。

   “凌大人请起。”东岳大帝声音平缓,有股说不出的清雅意味,“本神不过是泰山山神,可比不得位高权重纠察亿万阴兵神职的凌大人,可受不起凌大人的礼。”东岳大帝声音淡淡,也有股深深威严充斥着整个大殿。

   凌阳呼吸为之一紧,果然,神仙级的人物,确实不同凡响,以他现在的修为,都只有战栗兢惧的份。

   为了不露怯,凌阳施展巫力抵抗来自于东山岳大帝的威压,东岳大帝“咦”了声,上下打量凌阳,轻笑:“修为不错,难怪如此果决刚毅。”

   凌阳要是认为这是褒奖的话,可就没资格让监察殿上下对他如此尊敬了。

   凌阳不卑不亢道:“上神廖赞,下官只是严格按地府规则行事。”他抬头看着东岳大帝,忽然目光微缩,泰山岱庙包括各寺庙里供奉的东岳大帝神像无不宝相庄严,头戴紫金冠,身穿黄色龙袍,身边有一对金童玉女,手里拿着宝剑和银枪,这是东岳大帝在凡间深入人心的形象。

   但眼前这位高座于台阶上的东岳大帝,却是头发梳髻,青色发绦束发,横插一银白玉簪子,穿着青白色的儒袍,肤色白皙,身形修长瘦削,上颌一字浅胡,颌下有一撮寸长胡须,标准的封建士大夫打扮,气度雍容,如清风霁月般皓洁,干净而儒雅。

   凡间供奉的神象与真神肯定有较大区别的,这点不可否认,但如此巨大差异,还是让凌阳小小吃惊了一把。而让他更为吃惊的是,这东岳大帝的尊容,居然有些面熟,他脑海里立时浮出另一张脸来。

   东岳大帝见到凌阳,目光也不易察觉地动了动,他静静地打量凌阳,轻叩扶手,道:“这么年轻的鬼神,这么的俊挺不凡,本神倒是第一次见到。”

   东岳大帝语气平缓,无喜无怒,听起来如汩汩细流,让人如沐春风,丝毫没有身为上古尊神的架子,令凌阳颇为意外,更更让他意外的是,东岳大帝的声音,真的真的很熟悉。也不知是不是他先入为主的心理作用。

   凌阳赶紧拱手道:“上神廖赞,上神风姿卓越,气度华贵,清风雯月,下官却是不及上神万之其一。”

   楚江王阴阴道:“凌阳,你好大胆子,连东岳大帝的义子也敢偷偷拘拿,你眼里究竟还有没有东岳大帝的存在?”

   凌阳就知道楚江王要站出来挑唆,心下早有准备,一脸惊讶:“王爷是不是误会了?上神义子那是何等的尊贵,下官再胆大包天,也是不敢对上神义子不敬的。”

   楚江王一声厉喝:“还敢狡辩?本王问你,监察殿是不是拘了一个叫汤建宏的魂魄?”

   ------题外话------

   这天气也太极端了,昨天穿着夏装过了个春天,脚都冷痛了,今天穿长袖长裤,又给出太阳了,天气预报也太不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