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第七应用的app

荆无言的昏迷不醒,云霄也十分着急,不知道问了孙烨多少次,她知道现代医学中,荆无言这种,几乎可以归为植物人的范畴了,陪他说话聊天也是一种治疗方式,现在顾冰岚就是在这么做的。

顾冰岚不懂这种亲情疗法,她只是因为心中有他,所以,当他是正常的人一样,尤其是,如果荆无言清醒着,她出于女子的矜持和羞涩,这份感情只会放在心中,绝不会说出来。可是现在荆无言昏迷着呀,所以,她把心中所想说出来,便少了份羞涩,也少了份顾忌,因为荆无言听不到。

喂完了药,顾冰岚也羞得不行,虽然荆无言没有知觉,可她是清醒的,这么羞人的事,叫她怎么能不难为情?

云霄早在她快喂完的时候就悄悄地离开了,还拉走了迎面而来的司城玄曦,她再是希望顾冰岚和荆无言会修成正果,也不会去拔苗助长的。现在她要出现,除了让顾冰岚尴尬羞恼之外,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有。他们的事,还是他们自己处理,一切顺其自然好了。

看见云霄一脸笑意,司城玄曦不解地道:“无言醒了吗?”

云霄摇头,眉开眼笑地道:“没有。”

司城玄曦更不解了,他揉揉云霄的脑袋,道:“没有你这么开心?”

云霄脑中现出顾冰岚喂药的画面,唇角又勾了起来,不过,荆无言的现状实在有些忧心,她轻叹道:“爷爷已经传回消息,长青雪山药王不在雪山,暂时不能寻他来给无言治伤了,不知道这最后一颗雪莲丹,能不能让他醒过来!”

司城玄曦眼神之中现出一抹凝重来,缓声道:“如果明天无言还不能醒,就要把他送出隆息城,最好是送回京城去。这里太危险了,和西启一场大战难以避免,到时候战事一起,一片混乱,谁也没有办法保证他一定周全。”

云霄道:“让顾帮主和他一起回去吧,有冰岚的悉心照顾,也有利于他的恢复。”

司城玄曦点头,道:“好!”

云霄迟疑了一下,问道:“玄曦,这一场大战,会在什么时候?”

美妙的私房小妹休闲时光

司城玄曦沉吟了一下,又看了云霄一眼,眼中现出一抹温柔的神色,他温声道:“你在担心?”

云霄清亮的目光看着他,眼里是一片水样温柔,她隐约猜到一些什么,但是却不太确定,只是握了他的手,轻声地道:“你能胜端木长安吗?”

“你觉得我能胜他吗?”司城玄曦展颜一笑,这个京城有名的冷面王爷,在云霄的笑颜里,只觉得天地之间无限美好,笑得也分外灿烂,哪里有半点冷面王爷风范?

云霄笑了,道:“当然能!”

“你放心,我会胜他的!”司城玄曦既是承诺,又是保证,他牵了云霄的手,柔声而坚定地道:“我会让端木长安败回西启,不敢再觊觎东夏。然后,我便解甲归田,从此,没有了燕王,也没有了烈炎战神,只有我,只有玄曦,陪着云霄,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云霄脸上现出一丝醉人的微笑,这是司城玄曦在她面前,第一次明确地,深情地表白,他不再是燕王,不再是那个身份显赫的皇子,只是她的玄曦,陪她一生一世,不离不弃!这八个字,真是美好。

云霄也明白,如果司城玄曦不打败端木长安,他必然是不可能真正放下,所以这一战,势在必行!

好在,现在他们终于不用再担心粮草问题,也不用再担心补给问题了,庄景澄按云霄的吩咐,把补给源源不绝地运送过来,而镇西军,已经不再是以前乌合之众的镇西军,糟粕已被战场淘汰,剩下的都是精兵。百济堂的子弟兵们,在经过战场血与火的洗礼之后,也成长起来,个个都成长为铁血将士。

第二天一早,顾冰岚一如往常,打水来给荆无言净面净手,她用柔软的丝帕浸了温水,绞干,一点一点,轻轻地擦拭着荆无言英俊的脸庞,这些天的静养,荆无言虽然没有醒来,但是伤势已经完全好了,脸色也从之前的苍白略现几分红润。

顾冰岚的手特别轻柔,丝帕从他的额头向下,眉心,眼睛,脸颊,唇,一点一点地擦拭着,好像羽毛轻轻拂过。这样的温柔,这样的小心翼翼,如果让四海帮的帮众看到自家的帮主竟然会化身为这样一个温柔的小女子,估计会把眼珠子都惊得掉到地上。

顾冰岚温柔,耐心,细致的动作,的确和她一直以来雷厉风行,干净爽利的形象不符,但是这时候,她却丝毫没有感觉自身的改变,擦完脸,看着静静躺在那儿的荆无言,她轻轻地抚着他的脸,幽幽地道:“无言,你到底什么时候会醒来呢?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选择。现在,你要做的事,已经做到了,你要保护的人也安然无恙,可是,为什么你还不醒呢?”

手指温暖的触感,让顾冰岚很是心安,却又很是悲哀,荆无言,曾经何等的意气风发,曾经何等的风度潇洒,现在,却躺在这里,不言不语不动,吃的,是她一点一点,一口一口喂下去的稀粥,她每天为他擦拭身体,帮他翻身,免得一直不动,身体血脉肌肉会僵硬损伤,她实在无法也不愿意相信面前这个人就是脑海中那个丰神如玉的身影,她无比希望,面前的这个人,会突然翻身而起,长身玉立,笑容温和清润,那才是他该有的形象啊!

她嘴角含着笑,眼里却含着泪,轻声道:“无言,我知道你的心里没有我,没有关系,我不在乎,只要你能醒来,哪怕让我马上离开,让我再也不能见你,我也愿意。可是,为什么你还是不醒?”

“无言,我每天在你耳边说话,你是不是觉得很烦?如果你醒着,这些话,我又哪里敢说,你是那么出色,我只是江湖草莽,认识你之前,我从来不觉得这世上有什么人会让我这样动心,我从小和帮里的叔叔伯伯们在一起,爹爹也是把我当成男子来养的,所以,我大大咧咧,对待感情的事从来都不上心,直到遇见你。”

“你那么英俊,那么温和,却又那么强大,你让我只是和你一接触,就对你心服口服。每次在你面前装着若无其事,我装得好辛苦。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心里住着一个人,我曾经想,你这么好,谁舍得不要你呢,如果我是那个人,我该多么幸福啊!”

“后来,我知道了一切,我的心也更加深陷不能自拔,我才真切地体会到你的心情。无言,或者我配不上你,但是,我可以默默地爱着你。只要你醒来,哪怕我的感情永远只能深埋心底,我也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怨言!”

“我要看到你温和微笑的样子,哪怕那微笑不是对我而绽放;我要看到你矫捷轻灵的身影,哪怕那身影是为了去寻找另一个人,不会丝毫为我停留,我也愿意,我愿意在远处默默地看着你,守候你,思念你,只要你好好的,无言,我只想要你好好的啊……”

“东夏和西启的大战,肯定不会过得太久,那一场战,一定很惨烈,到时候,司城玄曦,云霄,他们一定都会奔赴战场上的,难道你就不想参与吗?”

“无言,醒过来吧?”

……

一颗泪珠顺了顾冰岚光洁的脸庞滑落下来,她眼中一片水雾,荆无言的脸在她眼中,那样近,又那样远,就像他们的距离,她离他这么近,可是,她却触摸不到他的心,他的心里住着别人,所以,他的心和她,那么那么遥远。

顾冰岚用力擦去眼中的泪,把丝帕浸入水盆之中,绞干,继续为荆无言擦手,她喉中梗堵,眼中泪珠不断滑落,她心中充满着伤痛,脸上一片伤感,为自己求而不得的爱,也为荆无方的现状。她担心,她心疼,可她又那么的无力,那么的无奈。

她的整个的人整颗的心里都只有荆无言,她甚至不去想战场,不去想她的帮众们现在是在战斗,还是在守城,她也不去想司城玄曦和云霄现在是怎么样的繁忙,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他,可是,他却毫无知觉。她宁愿他醒来哪怕是离她而去,也不要他这么躺着无知无觉地在她身边。

她明白,对于荆无言而言,如果他有知觉,如果他有意识,他一定不愿意现在这个样子,这样活死人一样的他,于他是怎样的亵渎和无奈啊?

她多想替他伤,替他疼,替他承受所有的一切,只要他醒来。

泪,在她光洁的脸庞滑落,晶亮的水痕,让她姣好的面容多了一份凄然和无助,那样梨花带雨,那样楚楚动人。她咬着唇,竭力忍着眼泪,忍着自己的心伤,忍着那份铺天盖地的难受感觉,仔细地,认真地擦拭着他的五指,擦完右手擦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