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_466

白樘听了这一句话,眼中泛出些许疑惑之色,然转念一想,却又若有所动。

当此际,金风细细,银屏乍寒,而白樘凝眸细看云鬟,却竟有些无端惊心。

“今生?”他自然敏锐地察觉她话中的重点,可生平初次,他竟也有问不出话来的时候。

“是,”云鬟仍是低眉垂首,道:“在鄜州之时,我曾落过水,就此生了意外。”

白樘慢慢地吸了口气,心也随之惊跳起来。

云鬟道:“昔日郭司空曾问我因何知道那两句话,可知我并不是真的能未卜先知,而是……”

浓眉微皱,白樘静看了云鬟片刻,缓缓垂眸看着手中的碗盏。

里面盛着的是清甜的温水,然而他心中却有些酸涩难以言喻。

心底翻出许许多多的旧事,鄜州之时的情形如何,当时那小丫头又是怎生反应,白樘几乎已经记不得了,因为他虽觉着崔云鬟特别,却也并未对一个那般小的孩子格外留心到哪里去。

但是回京路上的“偶遇”,她劝他不要去管洛阳的案子,以及后来上京,曹夫人遇害找寻尸首,鸳鸯杀的线索,以及郭毅之死的疑点,岂不是都有了结论?

白樘本是不会轻信这等“怪力乱神”的话,可是人便活生生地在跟前儿,而昔日的那些种种,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可是亲眼目睹,亲身经历过的,当初其实也有些怀疑,只是不能深思而已。

半晌,白樘才又开口,便道:“若真的如你所说,那……先前那一场宫中之变,你也是早就知道,亦或者……”

青涩美少女白嫩香肌阳光投影居家唯美写真图片

云鬟有些黯然:“我并不知此事。毕竟,所有命数都非是一成不变,且今生,的确已大有许许多多的变故,非我所能知晓。”

白樘心中涌起无数疑问,却只是默然看着面前之人。

当初虽看破了她的身份,却因情势所迫,只得容她留在部里,可心中却并无任何娇纵之意,反而对她比对其他部里之人更加严苛。

一来是想让她知难而退,二来,私心里却也想想,看看这孩子会走到哪一步,在他的磨砺之下,又会成为怎么样的人。

可是万想不到,她经过了那许多艰难阻碍,最后果然亲口请辞,只是那理由,却是他再想不到的。

白樘复扫了一眼云鬟。

看惯了她身着官袍,从来男装,如今单髻雪衣,俨然是个清悒隽美的弱冠少年。

烛影之下,那面上却透出半许温柔似的,并非男子可有。

将手中的碗盏放在桌上,白樘起身。

他走开了数步,定了定有些烦乱的心绪。

忽听云鬟道:“尚书,太子殿下跟太子妃……不知尚书可知晓到底是怎么回事?”虽宫中对外只说是急病而逝,但云鬟怎会不知个中必有蹊跷?

白樘长叹了声道:“此案不能张扬,我暗中在追查。”

云鬟见他当面承认,心头一沉,想到那夜赵黼的情形,也只有此事才能激的他几乎失常。

云鬟问道:“可有嫌疑之人?”

白樘摇头。

梧桐摇影,透窗一线风入。

眼前影动,白樘回头道:“皇、皇太孙殿下,却又是怎么样?”

云鬟一怔,眨了眨眼。

白樘问起她自个儿的情形,她倒是可以据实相告,但是赵黼……尤其是如今这般复杂的情势。

云鬟不能回答,也不愿扯谎,便垂眸沉默。

白樘见她如此,便正色道:“我的意思,是你可知道将来会如何?毕竟你也知道,如今他被辽国萧利天带走,会否有损我大舜?”

虽然她方才说过不知宫变之事,只怕也难知道此宗,但对白樘而言这却是天底下只管要紧的头一件悬心大事。

云鬟想了一想,才轻声说道:“先前圣上召我,问皇太孙殿下如何,我答得是‘忠勇无双’四字。如今也仍是这四个字。”

她抬头看向白樘,眸色宁静,黑白清澈,道:“我从未见过他背国乱民过,他也从未负过大舜,负过这天下……过去不会,将来也必然不会,我是知道的。”

秋雨簌簌,她的声音很轻,带一点温,泰然自若,就如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

白樘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过了片刻,才答道:“好。”他点了点头,未再言语,转身而去。

云鬟见他将出门,才复喃喃低语:“六爷从未负过大舜,却也愿……我大舜,不会负了六爷。”

白樘背对着里间儿,身形微微一停,也不知是听见了未曾。

又两日,季陶然来告知,说已经审问过晓晴等,因众均不知情,并无嫌疑,故而都已被放回了谢府。

云鬟略松了口气,却又想到另一件事,便道:“可知道薛先生如何了?”

季陶然道:“上回你交代,我暗中打听过,却并没什么消息。”

云鬟心中惴惴,想到那夜同君生相处,且静王的令牌又是托他所偷,虽然云鬟不曾供认,但静王那边儿,自然也心知肚明。

如今事情并未闹出来,倒不知是静王网开一面,还是暗中早就动手。

季陶然见她默然不语,怕她多心思谋,于伤不好,便道:“我已经找到妥帖的人拜托,一旦有消息,即刻告知,你且不要多想。另外崔侯府的事已经查清,乃系讹传所致,陛下格外开恩,并未追究,如今府内已经安稳如初。前日承儿才回京,正料理府内的事,听说你伤着了,本要来探望,是我劝住了,一来让他全心相助姑父处置府内的事,二来,正是这风雨招摇的时候,倒是不好让他再来惹人眼目。”

云鬟谢过,想着侯府这件事,心中隐隐有些狐疑。

正思量间,季陶然咳嗽了声,又道:“另外…还有一件事。”

云鬟回神,对上他的目光,忽地有些紧张,果然,季陶然小声道:“先前我听巽风他们暗中透露,说有人曾发现萧利天等从翼州经过。只是并未发现六爷现身。”

季陶然打量云鬟脸色,又道:“不过,想六爷那个性子,岂会是个会被人胁迫的?且他又极能耐,只要萧利天并未下毒手,一定会有转机,唉,可恨这睿亲王,明明是来议和,为什么竟乘火打劫?我猜这宫内太子急病的事,只怕跟他脱不了干系,不然为什么赶得这样巧,同一夜太子跟太子妃身死,他就挟持殿下逃走了?真真是恶毒之极。偏偏因为‘议和’,所以不愿跟他们撕破脸,可恨……”

云鬟不语,却因季陶然“太子急病跟他脱不了干系”一句,无端心惊肉跳。

赵黼并非赵庄亲生的这件事,老皇帝未曾昭告天下,季陶然等自然是不知情的,那夜宫中究竟是个什么样儿,也全然不知。

那夜之后,皇帝便下了噤口令,近来更是杀了一批嚼舌的宫人,故而外头虽然略有些言传,却毕竟不曾大闹出来。

对外,更加不曾大肆张扬萧利天逃走、且带着赵黼的话。

只有亲近接触的几个人才知情,比如白樘,巽风,静王等。

又因有太子“急病亡故”这等大事,臣子们虽疑惑为何不见皇太孙赵黼,但对天下百姓而言,却只是忙着为太子夫妻叹息罢了,他们等闲见不着赵黼,所有的便只为他感叹而已。

季陶然不知道宫内发生的详细,云鬟却从萧利天口中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知道赵黼因太子太子妃身亡的事,竟提刀欲杀赵世,才跟白樘两人斗得几乎两败俱伤。

也正因此,云鬟才断定赵世必然容不得赵黼,所以才狠下心来,送他出城。

可直到此刻,云鬟才懂得赵庄曾经所说“陪赵黼离开,甚至离开大舜”的话,竟是这个滋味。

不几日,皇帝因病弱,便封静王赵穆为摄政王,佐理朝政。

云鬟在刑部将养了数日,那伤才得见好转。

与此同时,薛君生却也有了消息。

季陶然见云鬟伤势无大碍,才敢跟她说:原来薛君生这会儿竟在监察院的牢狱之中。

云鬟惊问:“这是为什么?”

季陶然悄悄说道:“我费了点力气才探听到,原来他已经供认,是他偷了静王爷的令牌,故而萧利天才能凭令牌进宫,故而如今人在监察院受审。”

宫变之后,云鬟同薛君生来流落在外,谢府的人本入狱待斩,侯府也被抄家,却因云鬟回来……两下竟相应地迎刃而解,虽然有白樘暗中相助,却也太过顺利了些。

如今听薛君生替自己受过,云鬟道:“我要见尚书。”

季陶然惊道:“是什么事?你、你总不会是想替他扛了?”

云鬟道:“表哥,不是我替他抗,如今是我害了他,本就该是我扛着的。”

季陶然正要劝,外间天水匆匆进来,道:“宫内来人了,圣上召见。”

齐州城外,通往云州的官道之上。

身后虽无追兵,却有萧利天的人紧追不放,雷扬便对赵黼道:“殿下,要不要先杀了这些辽狗?”

赵黼道:“把他们甩开就是。”

当即雷扬便跟同行者分了一匹马来给赵黼,偏离官道,折向旁边儿小路。

这些人都是从云州跟着赵黼去江夏,又从江夏上京的,故而对云州齐州这边儿的路途甚是熟悉,身后萧利天虽咬的紧,到底不如他们地头蛇一样。

追出一片林子,早不见了踪迹,萧利天兀自不舍,跳下马车,左右张望了半晌,眼底透出绝望之色。

他拢手在唇边,大叫道:“黼儿,你在哪里?黼儿!黼儿!”东奔西走,声音竟甚是凄厉。

身边儿随行的侍卫道:“殿下,何必对此人这般上心?殿下虽当他是自己人,可他却当我们是仇人,何况先前跟他对敌多年,岂不知道他的性情,是最狠辣的狼崽子,这回他走了倒也是好,可知先前我们都提心吊胆,生怕他有朝一日反咬过来,伤了殿下又怎么说?”

睿亲王忽地暴怒道:“他不会!”

侍卫们不敢出声,睿亲王察觉自己失态,便长长地吁了口气,说道:“你们懂什么,若说先前他可能有意杀我,但是……方才在齐州城里,那王监军拦路的时候,可知他为什么要先走?正是因为他不想把我们陷在里头!”

先前齐州城里的情形甚是复杂,可萧利天何许人也,最是眼明心亮,当时王焕之碍于两国“议和”的话,要放他离开,却留赵黼。

赵黼自然明白萧利天对自个儿是势在必得的,且当时萧利天跟手下众人已经准备反击,赵黼若是留下不走,萧利天也必要跟齐州军大战一场,两边撕开了,这“和”又从何议论?

到时候,却是谁胜谁败,谁生谁死?

所以他才会要“先行一步”,只要他离开齐州,萧利天一行人自然没有由头再跟齐州军动手。

赵黼的用意,谁也不知,但萧利天怎会看不明白。

身边儿众侍卫听萧利天这般说,面面相觑,这才恍然大悟。

其实在出京的时候,萧利天身边的侍卫们并不知道赵黼的出身,原本还以为萧利天如此,只是想擒杀之报仇。

因此见萧利天对赵黼多有回护,一个个心头纳闷。

毕竟赵黼曾是大辽的劲敌死敌,因此这些侍卫们自也恨得眼红,只是碍于睿亲王下令,才不敢造次。

可萧利天知道他们性情粗鲁,生恐他们一时冲动对赵黼不利,故而暗中同他们说明了赵黼乃是萧利海的儿子,这些人才明白。

只是虽然不敢再生不利之心,毕竟也仍是暗中怀愤,尤其是客栈那日,赵黼几乎要掐死萧利天。

如今听萧利天解释过了,众人才忙跪地请罪,说道:“殿下恕罪,原来还是我们太过愚蠢,可是少主如今已经不见了踪迹,又去哪里寻找?”

萧利天听到一声“少主”,眼圈微红,忍着悲伤想了会儿,便道:“如今离云州不远,云州毕竟是他出身的地方,想来他一定会去云州。我们便去云州罢了。”

众人这才簇拥着萧利天上车,仍是往云州方向而去。

在这些人离去之后一刻钟,远处树林里,才走出几匹马来,正是赵黼跟雷扬等。

因方才萧利天大声疾呼赵黼名字,这些人虽遁藏在林子里,却也听了个大概。

赵黼深吸一口气,环顾这些属下,忽地扬声说道:“我的生身母亲,是辽国的郡主萧利海,就是多年前深宫内**的英妃。我身上、有一半儿辽人的血,所以先前皇帝要杀我,又不知被谁害死了太子跟母妃,我一怒之下便想弑君,却被萧利天救出,一路奔逃至此。”

雷扬等人均睁大双眼,惊疑交加地看着赵黼。

赵黼道:“所以你们都知道,我如今已经不是大舜的皇太孙,你们若是想离开,又或想对我动手……我也绝无怨言。”

一阵秋风狂飙掠过,秋草枯叶翩然飞舞,萧萧瑟瑟。

雷扬跟三十六骑众人面面相觑,无人出声。

赵黼见状,淡淡一笑,转身欲去。

忽然,是雷扬说道:“一半儿辽人的血又怎么样?难道这许多年来,驻守云州击溃辽人的不是殿下么?”

另一个道:“其实我们在京内的时候也有所风闻,说是殿下

作者有话要说:得罪了皇帝,先前在赶来的路上,又听人说些闲言碎语,论及殿下的出身。但我们从来都是殿下的人,又怎会不知殿下的性情为人?故而人人都愿追随,绝不反悔!也求殿下莫要弃了我等!”

在场众人皆都跪地,拱手叫道:“殿下!莫要弃了我等!”

赵黼背对众人,抬头看着晴明空际,耳畔忽又响起赵庄的声音,道:“黼儿,不要让我失望。”

一刹那,虎目蕴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