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_463

   虞子苏看着东陵庆云脸色一僵,突然就觉得很愉快了。不是她小心眼,谁叫她是孕妇呢?虞子苏望天,她真的不是在黑孕妇。

   “皇……皇后娘娘!你这是恃宠而骄!”东陵庆云愤怒地盯着虞子苏道,仿佛她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般,“你怎么可以这样!”

   “本宫为什么不可以这样?”虞子苏冷冷道:“本宫也想要问问六公主,你怎么可以这样?本宫记得,这御花园的牡丹杏庭园,是不允许外人进来的。”

   这牡丹杏庭园,是夜修冥专门为虞子苏建的,还没有完工,里面只栽了几株牡丹,不过移植了很多杏树,如今春来近三月,杏花初蕊,欲绽不绽的,很是美丽动人。

   “我……我……”东陵庆云眼珠子转了转,整个人有些慌乱起来,这次是她失策了,她随意绉了个借口道:“本公主只是迷路了,哪里知道,就转到了这牡丹杏庭园来了。不过,咦

   这么好的景色,怎么不能让其他人进来呢?”

   虞子苏不打算理会她这拙劣的转移话题的技巧,勾唇笑道:“原来六公主是迷路了,那奇芳和异菲也是迷路了?”

   虞子苏口中的奇芳和异菲,是东陵庆云到达景国后,虞子苏让苏诺给她配的两个侍女,就是怕东陵庆云不知道景国的一些禁地。

   “娘娘!娘娘恕罪!”

   “娘娘恕罪!”

   两个宫婢不过是刚刚进宫几个月,原本看见皇上和皇后两个人一同出现在牡丹杏庭园里就心中惶恐害怕,被虞子苏这点名一吓,忍不住跪在地上求饶起来。

   早知道她们就不告诉这东陵公主,皇上经常出现的地方是牡丹杏庭园了。

   日常甜美风梦幻美女在外游玩写真

   虞子苏看着两个人手上不属于她们的青玉镶金手镯和发髻上的精致发簪的步摇,还有腰间鼓鼓的钱袋子,目光忍不住变得更冷。

   “皇后娘娘,这两个小丫头可能也是记错了,还请娘娘看在本公主的面子上,放了这两个小丫头一马吧。”

   “你的面子?”虞子苏冷笑一声,可别在自作多情了,这东陵庆云酸得她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那六公主是想要保下哪个?奇芳还是异菲?”

   东陵庆云差点咬碎了牙齿,这景国皇后就是看不惯她是不是,居然丢给她怎么一个问题,这不是挑拨她和这两个小丫头的关系吗。

   果然,东陵庆云低头一看,便看见两个人一脸期许地望着自己。

   “这……皇后娘娘何必为难本公主,难道本公主的面子不能全部都保了吗?”东陵庆云也只是犹豫了一会儿,她也不是傻子,很快就发现自己刚刚其实是陷入了虞子苏话语中的陷进里。

   虞子苏淡淡道:“当然不能。”

   看着东陵庆云瞬间阴沉下来不复柔弱的面容,虞子苏又淡淡道:“本宫和陛下还要再走走,就不和六公主多说了。至于奇芳和异菲两个丫头,自己去领罚吧。”

   虞子苏说着,就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走了,夜修冥紧跟着,临走前终于冷冷说了一句话,却让东陵庆云觉得冷到了骨子里,开始怀疑自己这次跟着二哥来景国到底正确不正确。

   夜修冥道:“这牡丹杏庭园乃是朕专门为皇后所建,公主下次可不要再迷路了!”

   晚宴前夕,东陵庆云心中越想越觉得之前二哥说的方法不行,便去了东陵商策的宫殿。

   “你又失败了?”东陵商策好像遇上了什么难题,脸色不是很好,唇边虽然勾着笑意,却十分难看,得知今日在御花园发生的事情之后,连笑意都没了。

   东陵庆云小心翼翼道:“二哥,这实在不是我没有努力,而是那景国陛下太喜欢虞子苏了,我……噗……”

   东陵庆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东陵商策一掌打了出去,也不知道她是哪里说错了话,东陵商策的脸色更加难看:“孤不想听你找借口。你没有办到,那是你无能!”

   “是,庆云知错了。”东陵庆云一脸温顺地道,哪怕挨了一掌,脸上因为太痛变了形状,可是眼睛中却没有任何激烈的情绪波动。

   若是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看到她瞳孔涣散,一片茫然。

   “你知道就好。”东陵商策冷冷道:“去,整理一下,跟去孤去参加晚宴。”

   “是,二哥。”

   “你要记住,你的目标是做夜修冥的女人。”

   “是,二哥。”

   今日的晚宴是在清河殿中举行的,诸位大臣刚刚到达会场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才发现居然是东陵国的六公主和一位蒙面红衣女子闹了起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粗鲁,居然把本公主的衣服弄脏了。”东陵庆云说着说着,嘴巴一撇,就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娇娇弱弱的,显得那蒙面女子很是凶残。

   “那你要如何?我已经道歉了。”蒙面女子似乎一点也没有把东陵庆云的身份放在心上。

   东陵庆云红着眼睛不说话,等到眼角看见一抹龙纹,急忙一脸娇羞地低下头,对来人行礼道:“陛下,还请为庆云主持公道。”

   大殿上刚刚还在小声讨论的声音一下子静止了,一些人甚至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向东陵庆云,比如姜南笙。

   “六公主需要本宫主持什么公道?”耳边想起一道清越的女声,东陵庆云有种想要昏厥的欲望。

   她小心抬头,看见眼前站着的人居然是虞子苏,而那个她想要求助的人,根本就没有看她一眼,直接往高台上的龙椅走了去。

   东陵庆云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怎么是皇后娘娘,娘娘穿着龙纹,本公主倒是没有看出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哼!”一道轻哼声毫不顾忌地传来,虞子苏心中惊讶,居然还有人直接表达对这东陵六公主的不满,便望了过去,却是那日在端平女帝身后的蒙面女子。

   虞子苏见她一副打量自己的样子,便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才转过身面对脸色不好的东陵庆云道:“既然没什么事,那本宫就上去了。”

   说着,便转身离开,走上高高的帝王之位的左侧才添加的凤椅上坦然坐下,气质明华,威仪贵荣。

   蒙面女子看得怔了怔,才走到端平帝身后坐下。

   “皇上,皇后怎么能坐在您左侧,这于礼不合!而且,皇后乃是凤纹,怎么能用龙纹的衣裳。”大殿上不过静了一会儿,秦山刚就忍不住站起来说道。

   没想到第一个反对的人不是老顽固厉轻行,而是另有其人,虞子苏好奇之下多看了这人一眼。

   只见这人吊着三角眼,一看就是小心眼不好相处的人,虞子苏有些幸灾乐祸地望向夜修冥,看他怎么处理他自己招惹的麻烦!说了用凤纹,他偏偏要用龙纹,说一样的好看,这下子好了,又让人不满了。

   夜修冥冷声道:“朕说可以就可以。至于龙纹?不过是一个图案罢了,皇后身为朕唯一的妃嫔,难不成连一个图案都使用不得?”

   “这……”秦山刚想要反驳,却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反驳而起,只得抓住于礼不和这一点不放,可是也被夜修冥一句“礼法是人定的”堵了回去。

   秦山刚还想要说什么,被解平远拉了拉衣袖,才反应过来他失态了,急忙坐到了位置上。

   觥筹交错,酒过三巡,端平帝便推了推身后的蒙面女子,对夜修冥和虞子苏道:“陛下,娘娘,这便是我飞凤国的公主,陛下和娘娘不妨再考虑一下联姻的事情?”

   虞子苏有注意到端平女帝说的是“公主”而不是“长公主”三个字,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名堂不成?

   “不用了,多谢女帝美意。”

   “不用了,多谢女帝美意。”

   虞子苏和夜修冥两个人异口同声地答道,虞子苏也不怕别人说她善妒,稳稳坐在凤椅上。

   东陵商策眸子一眯,唇边勾起温润如玉的淡淡笑意道:“那两位不如考虑一下与东陵国联姻?”

   “孤可是听说,有个郡县的大军今日又往前走了十里路。”东陵商策顿了顿,“景国的临泽公主也在东陵,再由我东陵的公主嫁入景国,我们两国岂不是真的亲上加亲了。”

   虞子苏和夜修冥两个人听见东陵商策这一席话,脸色俱是一沉。

   表面上东陵商策说的是想要和景国联姻,表达自己的心意,可是实际上确实在用那逼近郡县的三十万大军和临泽公主威胁夜修冥和虞子苏答应他跟东陵国联姻。

   用心实在是险恶。

   夜修冥冷声道:“多谢太子殿下告知了。至于临泽公主,听说她现在和贵国四皇子殿下过得很好,不知道是真是假?”

   说到四皇子,东陵商策就想起下午收到的消息,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不过还是维持着风度道:“临泽公主与四弟伉俪情深,自然是过得极好的。”

   “那朕也就放心了。”只字不松口联姻的事情,“来,朕敬女帝和太子一杯,感谢两位能够远道而来参加朕的登基大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