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9_470

   小豹崽们迈着轻盈的步伐转到了深深面前,抬头瞅着趴在饭桌上的阿芙莲,小眼睛纷纷瞪圆。

   “宝贝们回来了?看你们身上没有弄脏,就给你们奖励,喏!”

   深深观察了一下他们的身体,觉得还算干净,便弯下腰,摊开手掌,将巧克力糖摆在他们面前。

   看着花哨的糖纸,小豹崽们觉得很新奇,便一同抻着小鼻子嗅,可嗅来嗅去都不是他们喜欢的肉味,然后舔着舌头向后退了一步,抬起头,不解的看着池深深。

   “哈哈,不懂了吧,这个是糖衣,剥开以后就是好吃的了,喏,妈妈给你们剥,你们先在自己的椅子上坐好。”

   听了池深深的话,豹崽们迟疑了一下,随之,跳上椅子,视线始终不离她剥糖衣的手。

   “崽儿,你们一会尽量不要吞下去,慢慢的含着,味道很好,看姐姐吃的很香呢!”

   “嗷?”是吗?

   小家伙们一起扭头看向阿芙莲,见她嘴巴不动,就有些怀疑。

   德文靠深深最近,趁他们都在看阿芙莲,赶紧接过她剥好的那颗,含在嘴里,刚要慢慢品尝,其他豹崽们就转过头来,吓得他不小心将巧克力糖囫囵的吞到肚里。

   他赶紧舔了舔唇,既是心虚,又想看看嘴角有没有残留的糖味。

   其他豹崽并不知道他先吃了一颗,还以为他馋的舔嘴,见深深又剥了一颗,连忙将脑袋挤了过去,跟她讨要。

   长发气质清纯美女超脱凡尘清丽可人

   深深看了一眼德文,见他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就问:“怎么了?不好吃吗?”

   “……”德文就跟没听见似的,理也不理。

   其实,他心里在想,待会等他们看不见的时候,能不能再跟妈妈要一个……没想到妈妈竟……竟然这样问他……为了能吃到糖的味道,他说什么也不能承认,他刚才吃过了。

   其余的崽疑惑的转着小脑袋,倒是没注意到德文,将目光移向阿芙莲身上,发现她的牙变得黑黑的,就很怀疑这糖好不好吃。

   深深见他们一直嗅来嗅去的也不吃,直接将糖塞进自己嘴里。

   小豹崽见妈妈吃的很香,就有些急了,抬爪一个劲的挠着她的手掌。

   “你们不是不吃吗?妈妈吃,你们看着吧。”

   “嗷呜呜~!”吃,吃,不是你说的吗?不确定的食物,要反复的观察,我们是按照你说的做,你为什么这样啊,我的妈呀……

   “嘿嘿,喏,张开你们的小嘴巴,我剥好,一起给你们。”

   “嗷!”好的。

   德文听到深深这样说,赶紧转着身子凑过来,厚着脸皮张了嘴巴,等他喂。

   深深看了他一眼,瞧他那做贼心虚又要强制自己稳住的囧样就想笑,但还是憋着笑,给他们嘴里喂了糖。

   只有德文没有喂,他瞥了一眼其他的豹崽,有些急的冲深深叫了一声。

   深深冲他招了招手,让他把小脑袋靠过来,然后在他耳边轻轻问:“你怎么那么贪心?不是吃过了吗?”

   “……”德文没有说话,只是张大嘴巴,然后猛地演了一下口水。

   深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做了一次猪八戒……囫囵吞了糖……